會員登錄 - 用戶注冊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你們看,頭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對我們說告。” 滿街的銀杏樹是最叫我著迷的!

你們看,頭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對我們說告。” 滿街的銀杏樹是最叫我著迷的

時間:2019-11-02 01:41 來源:中國氣功養生 作者:葵青區 閱讀:636次

還是沒趕上,你們看,卻也不愁,你們看,滿街的銀杏樹是最叫我著迷的,尤其聽說它到了秋天 葉子會全轉成金色,那可不正是金風送爽嗎。金風淅淅,白露冷冷,啊,那是水滸 裏的世界了。

去年冬天,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我們又都聚在一起了,我、橘兒、小靜、小蘇、小鬼,和鄧──然 而,完全不是那回事......去夏,對我們說告市政版上不起眼的一方小新聞,對我們說告市府打算將中山南北路設計成文學步道, 每隔數公尺立一文學看板,一面鐫刻作者生平簡介,另面是代表作中摘錄的文句。 於是包括鄭清文、陳萬益在內的遴選小組選了四十七位對臺灣文學有貢獻的作者, 其中大約只二人是活著的(上述兩個數字全憑記憶,誤差應不大),父親,在臺灣 活過五十年,娶苗栗女子,作品近四十部,二十多年前就被張愛玲說「西甯的學生 遍天下,都見起來還行。」……這樣的父親、我的文學前輩,並不在四十多人之列, 我真希望有人告訴我,是因為他的作品不夠多,不夠好,住得不夠久,不夠與臺灣 有關係,而不是,他是如此的政治不正確. 早已有跡可尋。還在三十年前或更久, 與我們有親戚關係的吳濁流前輩(我的大舅媽是他的姪女)就告誡過父親:「多參 加臺灣人活動,少整天跟外省人一起。」外省人,不過是我們喊叔叔伯伯的司馬中 原、段彩華、舒暢、洛夫、弦這些同樣是軍職之外狂熱寫東西的人,父親飯桌上轉 述這話予母親時,沉吟著。

  你們看,頭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對我們說告。”

然而,你們看,總要不了太久(端看那名老╳的性欲和自制力而定),你們看,常出沒其間的小 孩們就會起一種微妙的變化,當孩子們裏必然會有的那個比較好吃、或嬌滴滴愛撒 嬌、或膽怯不敢違拗大人的……,我們叫她小玲吧,當小玲也來老╳的破巢時,其 他小孩便如同動物依本能的遠離一隻受傷病痛的同伴似的遠遠離開小玲,離開小屋 ……然而我的南方之星,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確實為我的地下室帶來了難以形容的光燦。我以右手拈起 它,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并以情人的款款深情之姿緩緩套在左手的無名指上,心中漲滿了寧靜的快樂, 仿佛、仿佛那個偶然在南非橘河河畔玩耍并拾獲了EUREKA的小男孩。然而我們還以為我們是自由人,對我們說告盡管命運比終生無法離開土地的舊俄農奴好不 到哪里去!

  你們看,頭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對我們說告。”

然而這一切,你們看,與父親、與父親花了十數年時間寫又居然沒寫完的五十五萬言 《華太平家傳》有什麼關係呢?然后,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知道朱天文還有個同樣了不得的妹妹,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叫朱天心。還在高中時代,朱天 心的一部《擊壤歌》便風靡了臺灣中學校園,重版十多次,至今仍為一代代臺灣中 學生所喜愛。同樣的家庭背景和優良的秉賦,使朱天心也走上了和父親、姐姐一樣 的寫作道路。

  你們看,頭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對我們說告。”

然後其實什麼事也沒發生,對我們說告她靈巧迅速的跑出那間臥室,對我們說告跑出寶哥家,跑到日 光下,那段記憶,便像底片見了光,一片空白,那些第一次對性事的固陋、村俗的 印象,便牢牢給關在那間臥室,甚至日後在光天化日下看到寶哥也無啥殊異之感, 因此竟然真的再沒想起過他,直到新婚夜。那時她想,寶哥作夢也不會想到吧,竟 然有個女孩子在一生中重要的那一刻時光裡會想到他,儘管是那樣一種奇怪的方式。

你們看,讓蓋著我的青青草淋著雨也沾著露珠。寒子跑出來了,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手裏拿條花手絹,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把小麻雀包好,又帶我朝竹叢裏頭走,穿過 竹叢,有棵大大的含笑,寒子就蹲在樹下用手挖起土來了,阿公家也有一棵含笑, 每天傍晚都要香一陣子,惹得阿婆抓空從藥局出來到園子裏去摘一把。

寒子突然站起來,對我們說告眼睛瞇著看老遠的地方,睫毛長長疏疏的,好半天,才轉開 臉來,對我笑一笑,臉上都還好些淚珠子呢,可是看看又像是汗珠了。寒子屋子的門沒關,你們看,可是屋外沒一個人影,你們看,風呼啊呼的,我坐在門檻上等,等、 等、等,等到天都要暗的時候還是沒人,就是寒子的酒鬼爸爸也沒回來。我趕回家 的時候,天都黑了,阿珍匆匆的罵了我一頓,就去忙著鍋子錘子搬搬弄弄的,阿婆 有客人也沒注意到我。

寒子屋子的蚊子也多,盔閃亮的赫克托耳有話去沒幾次就已經滿手滿腿的小紅包包,寒子也是,可是 她從來不叫癢,不像我一癢不過來,就只會急得跺腳哭。寒子也有個大肚子了,對我們說告可是她還是愛抱我。尤其上回才離著木板橋老遠,對我們說告就看 見一個大人兇煞煞的衝出屋子,然後寒子追出來,一人坐在門檻上哭,看到我以後, 又一把把我抱個死緊,我都快喘不過氣了。可是我喜歡寒子抱,她的胸脯軟軟的, 我喜歡把臉偎在上面,想媽咪,小姊姊,爸爸。

(責任編輯:許昌市)

相關內容
  •   如果說特洛伊戰爭是一件確有其事的史實,世代相傳的口述和不可避免的“創新”已使它成為一個內容豐富、五彩繽紛、充滿神話和傳奇的故事或故事系列。繼荷馬以后,詩人們又以特洛伊戰爭為背景,創作了一系列史詩,構成了一個有系統的史詩群體,即有關特洛伊戰爭(或以它為背景)的史詩系列。[●]“系列”中,《庫普利亞》(Kypria,十一卷)描寫戰爭的起因,即發生在《伊利亞特》之前的事件;《埃西俄丕斯》(Aethiopis,五卷)和《小伊利亞特》(Ilias Mikra,四卷)以及《特洛伊失陷》(Niupersis,兩卷)續補《伊利亞特》以后的事件;《回歸》(Nosti,五卷)敘講返航前阿伽門農和墨奈勞斯關于回返路線的爭執,以及小埃阿斯之死和阿伽門農回家后被妻子克魯泰奈絲特拉和埃吉索斯謀害等內容。很明顯,這三部史詩填補了《伊利亞特》和《奧德賽)之間的“空缺”。緊接著俄底修斯回歸的故事(即《奧德賽》),庫瑞奈詩人歐伽蒙(Eugamon)創作了《忒勒戈尼亞》(Telegonia,兩卷),講述俄底修斯和基耳凱之子忒勒戈諾斯外出尋父并最終誤殺其父,以后又婚娶裴奈羅佩等事件。《庫普利亞》和《小伊利亞特》等史詩內容蕪雜,結構松散,缺少必要的概括和提煉,其藝術成就遠不如荷馬的《伊利亞特》和《奧德賽》。亞里斯多德認為,史詩詩人中,惟有荷馬擺脫了歷史的局限,著意于摹仿一個完整的行動,避免了“流水賬”式的平鋪直敘,擯棄了“散沙一盤”式的整體布局。[●]從時間上來看,《庫普里亞》等明顯的晚于荷馬創作的年代,它們所描述的一些情節可能取材于荷馬去世后開始流行的傳說。
  •   離開精工建造的府居前,年邁的槍手
  •   城門高聳的塞貝,殺了我的父親
  •   黑夜,在這座城里;你,全城的棟梁,
  •   薩耳裴冬緊接著擲出投槍,閃亮的槍矛
  •   普里阿摩斯的兩個兒子,一個私生,另一個出自合法的婚娶,
  •   登上戰車,馭者和他身邊的槍手。
  •   但墨里俄奈斯,可與迅捷的戰神相匹比的斗士,
推薦內容
  •   其時,安提洛科斯,雙眼緊盯著索昂,見他轉身逃跑,猛撲
  •   還記得上回的情景嗎?那時,我想幫你,
  •   對著強有力的神祗波塞冬嚷道:
  •   但是,當他發起第四次沖鋒,像一位出凡的超人,
  •   來自忒格亞和美麗的曼提奈亞,
  •   墨奈勞斯的身影,心里一陣顫嗦,
超级赛车开奖走势